说了下这边的情况,然后让何东没事的话帮忙看看。

  他送孩子估计要一会儿才能回家。

  何东听闻也有些没想到。

  到底祝长荣说不认识那几个人。

  现在突然到祝长荣家里去,会是为了什么?

  何东好奇的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漱后离开房间。

  打开门却是看到元稹坐在走廊里打坐。

  浑身散发淡淡的金光,要得道成仙?

  但何东没打算去多管闲事。

  到电梯口下楼。

  新买的奥迪一直停在饭店门口。

  何东到车里就准备开车走。

  车窗被人敲响。

  侧头,看到一身明黄僧袍的元稹。

  何东:“……”

  ……

  “爸,您年纪大了要不和乐佳先到祝家坐一下,我和王馨在这里站着就行了。”

  院子里站的久了,陶方明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

  陶渊担心陶方明的身体,扶了把小声道。

  王馨也附和,“是啊,祝长荣说了让我们等他回来,可没说一定要在院子里。您今天起得早,本来就没休息够。”

  陶方明抬手制止他们说下去。

  表示没事。

  作为过错的一方。

  要学会克服困难。

  只是担心自己的孙女,问她要不要进去坐坐。

  小孩子总是能被人宽容的。

  陶乐佳握着陶方明粗糙的大手。

  摇头。

  她要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陶渊和王馨无比的无奈。

  这老的少的都是不听劝的。

  “你们是……为什么会在我家院子里啊?”

  门口

  王玥把车停在路边上,进来院子,一头雾水。

  昨晚上她在医院没回来,可到底不放心家里。

  所以一早上联系上余春兰去照顾王豪。

  就回来了。

  结果,看到院子里站着四个人。

  老老少少的。

  还没见过。

  陶方明看到王玥也好奇她是谁。

  王玥就介绍了一下自己。

  “这是我家的房子。”

  陶方明几个就知道,这是祝长荣的媳妇了。

  主动伸手介绍自己,“陶方明”

  “陶渊”

  “王馨”

  看他们这么正式,王玥也是懂得社交礼仪。

  一一跟他们握手。

  陶乐佳看她随和,也伸出手要握手。

  王玥没有略过。

  毕竟陶乐佳看上去漂亮可爱。

  招人喜欢。

  “你说你们是来找我爱人长荣的是吧?都到屋里坐,别在外面站着,他应该是出去送孩子们了。”

  她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到底是没赶上。

  但让客人在外面站着,太不合适。

  陶方明几个大大方方的跟着王玥进屋里。

  坐下来的时候,就安静了。

  王玥给他们倒了水,拿了点心。

  陶乐佳看到有自己喜欢吃的零食,也是没客气。

  王玥摸摸她小脑袋,让她千万别见外。

  想吃什么吃什么。

  去楼上洗漱。

  她昨天去医院没有回来过。

  洗漱用品也没带过去。

  这会儿要收拾一下自己,换身衣服。

  陶方明几个在沙发坐着,也不觉得无聊。https://m.xaanr.com/

  只觉得坐下来比起站在外面强多了。

  陶渊则不时地看看腕表上的时间。

  想着祝长荣要什么时候才回来。

  有些事情还是尽早解决的好。

  门口却是传来了脚步声。

  他以为是祝长荣回来了,站起身来。

  院子里却没看到他的车。

  而进门来的两个年轻人。

  一个他见过,是元稹大师。

  另外一个,陌生。

  陶渊对着元稹大师行了礼。

  对何东就没这么客气。

  但陶方明是认识的。

  站起身来道:“他就是何东!”

  陶渊诧异地瞪大眼,随即上下打量何东。

  还以为和元稹认识的何东,年纪不会小的。

  结果看着比他还小。

  而这个人还能推算出他们几个的死期?

  陶渊倒吸口冷气。

  不敢小觑。

  点头致意。

  何东则是没想到,现在祝长荣这里的真就是陶方明一家。

  早在祝长荣描述这四个人的时候,他就怀疑过。

  就是没想到人动作这么快。

  既然都认识,大家简单的客套了一下,都坐了下来。

  毕竟陶方明没想到何东和元稹会出现在这里。

  而昨晚上打电话,何东说和元稹分开。

  这是早上碰的头的?

  他就说,这两个人关系十分亲近。

  并不是说分开就分开。

  并且眼神给到陶渊。

  不管他现在心里还没有什么想法没有。

  现在应该都明白了。

  陶渊低头表示的确如此。

  他们可以觉得何东别有用心。

  元稹大师这里,肯定没有。

  “何东叔叔,你和这家人认识?”

  陶乐佳注意何东有一会儿了。

  她不知道大人们想着什么。www.xaanr.com/

  对何东充满好奇。

  何东点头。

  “这是我媳妇的大哥家。”

  陶乐佳笑,“那你媳妇呢,我想见见。”

  “佳佳”

  小孩子童言无忌,王馨却是怕她口无遮拦。

  过去搂着人一起坐着。

  不让多话。

  何东也就没说话。

  既然真是他们一家来找祝长荣。

  为的什么也就不用说。

  而他和元稹既然来了,也不好再走,等着祝长荣回来。

  王玥收拾了一番从楼上下来,没想到何东会过来。

  而且还有个和尚。

  和尚?

  她和何东简单的过话后,看着元稹。

  何东却是惊讶于,王玥的陌生眼神。

  是,他们是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见过元稹。

  但五年前发生的事情足够刻骨铭心。

  何东不觉得王玥会不记得元稹。

  但一番观察之后,何东确信王玥的表情就只是陌生。

  没有旁的。

  她忘记了五年前,元稹在上河村做的事情。

  这很奇怪。

  但这么多人在,何东也不好细问。

  元稹这个人可能于他没什么好处。

  现在是有大大的好处。

  不好让陶家人知道,他一直都在狐假虎威。

  想着一会儿祝长荣回来,看看会不会是一样的情况。

  他和祝晴雅结了婚,王玥说是娘家大嫂。

  跟他们亲的,到底还是祝长荣祝家人。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何东觉得自己错怪了王玥。

  ……

  祝长荣这边送完两个孩子到学校,就一脚油门往家赶。

  到底记得家里有人等着。

  他估算了下时间,何东这会儿应该已经从和平饭店到了他家了。

  有人帮着招呼客人,他是可以放心。

  可早上那几个人说是出现的突兀。

  但看着真有事情。

  他不好晾着人家太久。

  到底不知道人是为了什么事情。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萧婉的重生1982,岳父一家上门逼婚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