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犯罪,药不是我下得,我不去警察局,你们放开我,我什么都没干!”

  陈伯阳大声叫喊着,拼命扭动身体挣扎着,不让警察给他戴手铐。

  而范明亮则很是配合,不叫也不闹,主动伸出双手给警察戴上手铐。

  因为他知道几种药是自己带来的,也是自己往矿泉水里下的药

  只得庆幸的是,下的药并没有伤害到宁晓静,反而自己跟陈伯阳喝了药,两个大男人肉搏又不犯法。像这种案子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出去。

  只是他想不明白,李秋水是如何知道他和和陈伯阳要下药对付宁晓静。

  这时一名警察厉声喝道:“陈伯阳,你再不老实配合,我们就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刘振东直接命令道:“给他上手段!”

  “这种人跟他客气啥,直接抓就完了。”

  “是队长!”

  两名警察闻令而动扑上去用电棍在陈伯阳身上一杵。

  “啪啪!”

  上万伏的电压瞬间将陈伯阳电个通透,后者身体抖动了几下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两名警察旋即上前,三下五除二给陈伯阳戴上手铐。

  陈伯阳平时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因为家境好,父母家人大都是政府工作人员,他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苦。

  哪里受过这种的惊吓。

  “噗!”

  众人就听到他裤裆里一声闷响,顿时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我去,这小子竟然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也许跟他刚才菊花被范明亮爆了有关系,菊花阀门松了,里面内存容易溜出来…

  又或许被高压电棍击过后,身体肌肉收缩痉挛导致菊花松弛,内存喷泄而出…

  总之,这次陈伯阳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刘振东嗅嗅鼻子,撇撇嘴命令道:“这么不经糙,把他拉到卫生间冲洗干净了!”

  “是!”

  两名警察忍着刺鼻气味把陈伯阳拖进卫生间,扒掉裤子,打开淋浴喷头一顿冲洗。

  又有警察去陈伯阳住的1904房间给他拿来衣服穿上,这才押出房间。

  此时!

  李秋水陪着侯明天站在走廊里,等待警方抓捕完毕。

  当范明亮被押出房间时。

  他一眼就看到了李秋水,立即站住脚跟咬牙切齿问道:“李秋水,刚才的局都是你给老子挖的坑吧?”www.xaanr.com/

  李秋水冷声地勾起一抹xx的笑容说道:“范明亮,你还真给自己脸上贴金,就你也配我给你挖坑设局,我那是对付陈伯阳,而你只是稍带手的事。”

  “现在感觉如何,刚才被陈伯阳直捣你菊花残,是不是感觉很酸爽啊!”

  范明亮听到后身体不由的一哆嗦。

  就觉的菊花一紧!

  下一秒!

  他就感觉不好了,因为一股酸爽的液体,从有些松弛的菊花流了出来!

  李秋水看到范明亮裤裆湿了一大片,于是说道:“范明亮,你还真配合我!”

  范明亮气顿恨不得将李秋水扒皮抽筋,然后生吞活剥了,咬牙切齿骂道:“李秋水,今天的场子老子栽了,但老子迟早要找回今天场子,你给老子等着。”

  李秋水撇撇嘴说道:“范明亮,我等你出来找我,就怕你以后没有机会了。”https://m.xaanr.com/

  范明亮听到后表情一愣,不解地问道:“你什么意思?这事又不犯死罪!”

  李秋水上前一步,贴近范明亮耳朵边小声说道:“傻逼,我是说你家二弟从今以后光荣下岗了。”

  范明亮瞬间明白过来,他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裤裆,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骤然升起,他忙用意念去感受自己家亲二弟的存在,可是没有一点反应。

  于是惊愕地问道:“李秋水,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应?”

  李秋水坏笑道:“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是自食其果,罪有应得,这就叫报应,跟我无关。”

  李秋水摆摆手道:“押走!”

  “是!”

  两名警察一人抓住范明亮一只胳膊将他押走了。

  这时的范明亮已经六神无主慌了神,自己二弟咋回事啊,这要是坏了,自己还活个什么劲儿!

  这时,陈伯阳被押了出来了。

  他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侯明天和李秋水站在走廊里看着自己。

  尤其是侯明天满脸的鄙夷和不屑。

  “扑通!”

  陈伯阳直接就跪在地上,冲着侯明天磕头如捣蒜,更是痛哭流涕叫道:“侯总救我,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坐牢啊!”

  “侯总,求求你了,看在我叔叔的面子出手救救我吧!我以后当牛做马报答你。”

  陈伯阳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侯明天不出手救自己,自己一旦进了警察局,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侯明天以前挺看好陈伯阳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知书达理,家庭背景也不错。

  不然的话,他这次也不会带陈伯阳来九安市。

  就见侯明天叹了口气道:“陈伯阳,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你自己还是学法律的,不知道这是犯罪行为吗?”

  陈伯阳一边磕头一边说道:“侯总,我是一时糊涂啊,受了牛伟和范明亮的蛊惑,走了极端,还望侯总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对宁晓静给予高额补偿。”

  侯明天:“这事我做不了主!”

  陈伯阳赶紧又对李秋水磕头认错,说道:“李先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一时鬼迷心窍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李秋水:“我不是当事人,做不了主!”

  陈伯阳哭诉道:“那把宁晓静叫出来,我向她道歉,请求她原谅!”

  突然!

  “嘟嘟嘟!”

  手机响了,侯明天看到手机屏幕的号码,顿时眉头紧锁,因为打电话的人,正是陈伯阳的亲叔叔陈青文,是紫竹药业集团的上级部门领导。

  侯明天向李秋水递了一个眼神,然后走到旁边接电话去了

  李秋水会意,对陈伯阳说道:“你别哭了,搞得跟死了亲妈似的!”

  陈伯阳听出李秋水说话语气软和了许多,知道有变数,于是不哭不叫坐在地上。

  “吧唧!”

  李秋水点燃一支烟,又递给刘振东一支烟,后者接过烟后,小声问道:“秋水,这人怎么处理?”

  李秋水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打电话的侯明天,然后小声说道:“刘哥,等一会儿,看侯总什么意思吧!”

  刘振东点点头!

  不一会儿!

  侯明天打完电话走过来,对李秋水和刘振东说道:“能不能跟九安市里有关领导说一声,看在我的面子上,把陈伯阳给放了,或者以罚款的方式代替对他的处罚。”

  “要不行,我给孟书记打电话!”

  刘振东笑了笑说道:“侯总,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上面领导了,秋水是现场指挥,他就能做主。”

  侯明天抬起头看着向李秋水。

  李秋水淡淡道:“刘队长,侯总开口了,这个面子肯定要给的。”

  “把陈伯阳放了吧。”

  刘振东应声道:“是!”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