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阳光照在颜希身上,令她感觉一阵燥热。

  这燥热从肌肤沁入内心,让她心情也不由得变得烦躁不堪起来,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加快了几分。

  走廊上空无一人。

  学生们已经成群结队的前往操场做早操。

  颜希倒也不是刻意逃避早操,实在是因为方才班主任找她谈话的时间太久,等到她走出办公室门口,广播体操的歌曲已经响了一大半。

  颜希想了一会儿,便决定直接回教室。

  “站住!”一道呐喊声自身后颜希身后响起,“你哪个年级哪个班的学生,怎么不去做早操!”

  颜希转身刚要解释,结果发现叫住自己之人正是教导主任。

  “主任好。”

  “你是那个颜————”教导主任记得颜希的模样,却没有记得颜希的名字。

  “颜希。”颜希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避免了教导主任的尴尬。

  “主任,刚才班主任找我有事,我刚从他办公室出来。”颜希进一步解释起自己没有做早操的原因。笑傲文学

  教导主任认出颜希之后,却好似已经不在意她有没有做早操。

  “刚才你们班主任应该已经跟你说了吧,同学之间应该互帮互助,更何况你们两个还是那么要好的朋友······”

  颜希也不知心中是何感受,明面上倒是频频点头,表达了自己肯定的态度。

  “行了,我刚才看见舒同学自己一个人待在教室,你就先回去吧。”教导主任随意教育了一会儿,大手一挥,便让颜希离去。

  颜希默不作声的点头,继续往教室方向之中走去。

  一路上,颜希的脑海之中不断回荡着方才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二人对于自己的谆谆教诲。

  看似都是为了自己好,其实并没有给自己拒绝的理由。

  应当是舒予棠的长辈向学校方面施加了压力,而自己这个小虾米也不可避免的遭受了波及。

  虽然颜希并不排斥与舒予棠当同桌,但受人压迫和心甘情愿终究有所不同。

  颜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教室门口。

  走入教室之中,兴许是习惯使然,亦或是角度绝佳,颜希的目光很快便精准的捕捉到了最后一排的身影。

  颜希深吸一口气,驱散了心中郁气,这才走到舒予棠位子旁。

  舒予棠本就心不在焉的写着一份奥数题,哪里不知道颜希回到了教室。

  甚至于她并未抬头,也能感受颜希正缓步向她靠近。

  毕竟颜希身上的气息是如此让她难以忘记。

  若是以往,舒予棠自然是满心欢喜冲着颜希打招呼。

  可昨夜颜希的不理会,让舒予棠心中变得踌躇起来,心中的不安,委屈,愧疚交织缠绕;最终在颜希走到她身前的一刻爆发。

  “舒予棠。”

  颜希似以往那般唤了舒予棠一声。

  舒予棠的眼泪却已经涌出眼眶,赶忙将头撇向一边,不愿让颜希看见。

  孰不知这样的举动落在颜希眼中,便如同闹脾气一样闹别扭。

  颜希见状,心中一股无名火再也按耐不住,噌噌冒起。

  从舒予棠大清早莫名其妙的态度,到学校方面单方面的施压,再到如今舒予棠明目张胆的摆脸色,令颜希的耐心一点点消磨殆尽。

  颜希可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习惯。

  她面色一沉,也懒得询问舒予棠无端发脾气的原因,径直离开了舒予棠的位子。

  每走一步,颜希便提醒自己,以后还是少管闲事。

  毕竟可不是每一个女生都像自己那么洒脱。

  可才刚刚踏出一步,颜希的手腕便被舒予棠紧紧的攥住了。

  “颜希。”

  舒予棠的嗓音不复印象之中的软糯,略显嘶哑;声调轻轻压着,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委屈。

  颜希莫名觉得心中一抽,甚至心尖儿也不由得一颤。

  舒予棠眼见颜希不应,声音急促了几分。

  “颜希,颜希,颜希~~~"

  这一声声呼唤,带着舒予棠逐渐递进的情绪,那委屈乞怜的意味愈加浓厚。

  颜希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快要软成一滩烂泥了。

  “闭嘴。”

  颜希赶紧出声让舒予棠停止她那让人难以抗拒的呼唤。

  颜希甚至怀疑舒予棠是故意的。

  先是对自己不咸不淡,等到自己怒气上涌,再屈声撒娇。

  不然自己现在怎么会连凶她的念头也不敢再有。

  舒予棠可不知颜希此刻心中的暗潮汹涌。

  她只知道颜希不再离去,便乖巧的应了一声“哦”。

  颜希心中暗叹一声,心中明白自己这次算是栽在这丫头身上了。

  “说吧,今天为什么生我的气?”

  颜希拉过一张凳子坐在舒予棠身旁,盯着她问道。

  舒予棠一听颜希这话,便知道她昨晚显然并不是故意不回自己消息,又想到自己刚才对颜希恶劣的态度,心中怯怯,一时间只顾低头,哪里还敢回应。

  颜希左等右等,结果却只等来了舒予棠像只鸵鸟般缩起了头。

  她冷笑一声,豁然站起身子。

  “本来,还想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的,看样子你也不想知道了。”

  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舒予棠刚才好不容易才刚刚稳住颜希,怎么可能让她远离自己,赶紧故技重施,一把攥住了颜希的手腕。

  颜希直接气笑了,想要用力甩掉舒予棠的束缚。

  可当她看着舒予棠衣袖处那截细柔的手腕,又偏偏狠不下心了。

  颜希忍不住暗骂自己,徒劳无功的重新坐下。

  两人以一种别扭的姿态僵持着。

  须臾,舒予棠终于鼓起了勇气。

  兴许是心中太过激动,她猛地凑到颜希耳畔,差点就重复了上次亲吻颜希脸颊的事故。

  还好颜希脸上惊恐不定的神情让她生生停下了动作。

  最终舒予棠只是在颜希耳畔轻声说道:

  “颜希,今晚你有空能不能回复一下的我消息?”

  “什么消息?”颜希一脸疑惑的问道。

  舒予棠欲言又止。

  反倒是颜希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将舒予棠从黑名单之中拉出来的事情。

  “你昨晚给我发消息了?”

  舒予棠默然点头。

  “抱歉,昨晚我早就睡着了,所以没有看到你的消息。”

  颜希一边掏出手机查看信息,一边冲着舒予棠道歉。

  舒予棠却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既然是颜希非要刨根问底,那就别怪自己顺水推舟了。

  “那今早呢,你今早怎么也没有回复我消息?”舒予棠轻声问道。

  颜希脸上浮现出懊恼的神情,“早上我没注意看手机消息,你是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舒予棠脸上泛红,却不再回应。

  颜希却因为没能及时回复舒予棠的消息,心生愧疚,想要探究到底。

  她打开和舒予棠的聊天界面,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连串舒予棠发送过来的信息。

  信息的内容只有两个字:

  颜希。

  第一条信息是晚上十点半发送的。

  五分钟之后,没有得到回应的舒予棠又重复发送了一遍。

  随后舒予棠又以十分钟一次的频率发送信息,至今深夜两点。

  待将消息栏滑至底部,终于没了发送的消息,颜希这才抬起头来望向舒予棠。

  今早颜希原本还是十分好奇舒予棠失眠的缘故,现在看来,却是因为自己啊。www.xaanr.com/

  “你昨晚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嘛?”

  在颜希看来,既然舒予棠如此锲而不舍发送信息,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舒予棠轻轻摇头,“没事了,看到你就没事了。”

  “嗯?”

  颜希还是不懂这回答的含义。

  虽然此刻教室之中只有舒予棠和颜希,可舒予棠还是怕有人听见。

  她刻意压低声音,凑到颜希耳畔,轻声说道:

  “我只是想你了。”

  舒予棠口中吐出的热气轻抚着颜希的耳畔,令她感觉痒痒的。

  不知为何,颜希感觉心中也是痒痒的。

  颜希僵硬着身子稍稍拉开了几分自己和舒予棠的距离,同时还偷偷瞄了舒予棠一眼。

  得,要是不知情的看见还以为重度发烧了呢。

  两人默不作声的相对而坐,一股旖旎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哦,我先回去了。”

  颜希感觉这气氛令她感觉有些难堪,就要找个借口离开。

  舒予棠那温热的小手却又执拗的拉住她的手腕。

  “怎么?”

  舒予棠小脸红扑扑的,却还是仰头问道:

  “你说的好消息呢?”

  颜希现在只想赶紧离开,便也没有多想,俯身就要回答。

  谁知动作过猛,差点与舒予棠相撞。

  还好颜希反应过来,赶忙将头向旁边一偏,恰好对上了舒予棠的耳畔。

  颜希正要说话,偏偏注意力又被舒予棠那粉嫩精巧的耳垂吸引住了。

  她不由得想起方才舒予棠凑到自己耳畔时的情形。

  舒予棠吐出的热气会让自己如此难以自制,那自己吐出的热气会是怎样的呢?

  颜希想着,便鬼使神差的急急呼出一口气,吹中舒予棠的耳畔。

  随后舒予棠身躯蓦然一僵,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殷红起来。

  颜希见状,心中顿时泛起一丝恶作剧得逞后的窃喜。

  可颜希的心思此刻已经像是被打开的潘多拉宝盒,难以再度关上。

  那粉嫩的耳垂就摆在眼前,不知吸允会是怎样的感受?

  颜希此刻像是着了魔一般,一旦心中出现这样的念头,便也没有去想是非对错,就要实施。

  于是她缓缓压下身子,嘴唇距离舒予棠的耳垂越来越近。

  而舒予棠也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拒绝,任由颜希施展手段。

  千钧一发之际,门口处传来一道声音:

  “你们干嘛呢?”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