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的时候,陆秋月正扭捏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目光时不时望向大门。

  直到大门重新打开,陆秋月看到颜希推着舒予棠回来,这才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

  “回来了啊。”

  陆秋月说着便迎了上去,却没有意识到她此时浑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颜希轻轻点了点头,将轮椅推到客厅,随后便默不作声的走到厨房之中。

  没一会儿,厨房便传来灶具响动的声音。

  客厅之内的舒予棠和陆秋月相顾无言。

  似有似无的尴尬气氛令陆秋月如坐针毡。

  可还未等她想好措辞打招呼,反倒是原本一直低垂着头的舒予棠忽地扬起头来,冲着她甜甜一笑。

  “姐姐,你好。”

  陆秋月没想到舒予棠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近,实则还蛮热情的。

  心中那颗悬着的石头当即落了地。

  陆秋月报以微笑,轻声道:“叫我秋月就可以了,我和颜希那么熟的,你不用那么客气的。”

  “哦?”舒予棠脸上笑意更盛,反客为主说道,“原来姐姐跟颜希那么熟啊,那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过呢?”

  陆秋月听完之后,脸上的笑容便是一僵。

  她虽然反应比较迟钝,可并不是傻子。

  舒予棠话中的讥嘲之意,她自然是听懂了。

  可当陆秋月看到舒予棠脸上那懵懂的眼神之时,便下意识的觉得舒予棠只是天真无邪罢了。

  可舒予棠这句话终究让她再也无法坦然面对舒予棠。

  她不自然的笑了几声,连忙站起身子。

  “我去看看颜希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说完便不再理会舒予棠,逃也似的奔向厨房。

  随着她的离去,舒予棠脸上的笑意骤然一敛。

  她冷眼望向厨房的方向。

  从她角度看去,只见颜希正站在灶台前拿勺子不断在锅中拨弄。

  而陆秋月自打进入厨房之后,整个人像是放松了不少,径直凑到了颜希身旁。

  虽然颜希神情冷淡,只是时不时的应上一两句,可这并不妨碍陆秋月的发挥。

  舒予棠最终看到颜希脸上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可今天颜希却从未给予舒予棠任何哪怕带着一丝笑意的神情。

  厨房之中的颜希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忽地转身望了过来。

  舒予棠赶忙将自己的头垂下。

  她不敢让颜希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因为她知道,那种表情一定会让颜希仓皇而逃。

  舒予棠现在唯一的选择便是忍耐。

  无论她是有多么嫉妒颜希身旁的那个女生,她都必须按捺住心中的嫉恨。

  她明白这是上天给予她的惩罚。

  这一次,她必须要让颜希再也离不开她,只有这样,她才能安枕无忧。

  颜希忙活一阵,煮了一碗面,还炒了一份菜。

  将食物端到餐桌上之后,颜希便推着轮椅到餐桌旁。

  舒予棠望着热腾腾的饭菜,心潮涌动,刚要对颜希倾诉什么。

  颜希却已经面无表情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掏出手机开始与合作方讨论接下来的可能会出现的问题。

  陆秋月明白此时的颜希还是十分忙碌,很有眼力见的不再与她闲聊,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

  可从舒予棠角度望过去,却只是看到颜希和陆秋月相邻而坐。m.xaanr.com/

  而自己却只能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与她们格格不入。

  舒予棠这顿饭吃的很久,久到颜希感觉脖子酸软抬起头来的时候,舒予棠仍旧坐在餐桌旁,默不作声。

  颜希总感觉应当与舒予棠说些什么,不然心中总有些不自在。

  纠结片刻之后,她装作随意的站起身子,惹得陆秋月的目光从手机上移开,转头看了她一眼。

  颜希被陆秋月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在。

  她烦躁的挠了一下头发,解释道:“我去个厕所。”

  没想到她这一解释,反倒令陆秋月更加不解。

  毕竟,以往的颜希做事向来都是雷厉风行,上厕所这种她是从来不提的。

  还有,陆秋月瞄了一眼,发现颜希说是去厕所,最终的结果居然是绕了一个大圈后走向餐桌。

  颜希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心中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即便暗自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再让舒予棠有可乘之机。

  可她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迈着略显僵硬的步伐向舒予棠靠拢。

  也不知过了多久,颜希怀着莫名的情绪终于来到了舒予棠的身后,却发现舒予棠早就已经放下筷子。

  桌上的食物却并没有减少多少,倒是符合舒予棠一贯的胃口。

  颜希不自觉的眉头轻轻一皱,唤了一声‘舒予棠’。

  舒予棠此刻低垂着头,就连上半身也是略微蜷缩着。

  她像是没有听到颜希的呼唤,没有回应。https://m.xaanr.com/

  颜希总觉着有些不对劲,声量放大再度唤了一遍。

  舒予棠这才意识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颜希’。

  “你怎么了?”

  颜希沉声问道。

  问话才刚脱口而出,颜希已是迫不及待的冲到舒予棠身前。

  这时颜希才发现舒予棠的双手一直紧紧捂住自己的肚子。

  颜希蹲下身子,脸色已然变得慌张起来。

  她伸手将舒予棠额前垂落的发丝向后撩去,露出舒予棠那张精致的小脸。

  此时舒予棠的脸庞之上一片惨白,表情痛苦到变得有些狰狞。

  她稍稍偏过头,望向颜希,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颜希,我没事的。”

  颜希听到舒予棠这番话,心中顿时感觉一片酸涩。

  “你TM哑巴啊,痛不会说!”

  明明愤怒的嘶吼,舒予棠却只感觉心中一阵甜蜜涌上,就连痛楚也不由得减缓了几分。

  她乘胜追击,自责的说道:

  “颜希,我是不是很没用?”

  “那个夜晚,我害你挨了我妈一巴掌,结果我却心安理得的睡着了。”

  “今天我来找你,还麻烦你那么多。”

  “颜希,我是不是应该去死?”

  舒予棠面色苦楚的说着,颜希却没有在理会。

  她默不作声的找来自己的一件外套为舒予棠披上,随后将手机放入裤兜之中,推着轮椅就要出门。

  一旁的陆秋月见状立马关切的询问要不要自己也去。

  颜希摇了摇头,让她在家待着就行,有事会给她打电话的。

  陆秋月向来对颜希都是言听计从,只得听话的将颜希送出了家门。

  待陆秋月走回家中,就要关门之时。

  楼道隐约传来颜希认命般的声音。

  “舒予棠,我就是上辈子欠你的,该!”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