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

  暗无边际的黑暗。

  颜希想来自己应当是醒了的。

  只是黑暗充斥着她的整个视野,令她差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差异。

  颜希尝试着动弹了一下,发现身躯的四肢全都被铁链给套上了。

  颜希不过是想要伸展一下僵硬的手脚,手脚上面捆绑的锁链便传出刺耳的摩擦声。

  在这寂静无光的空间之中,这声响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颜希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愕然的抬起手臂。

  虽然视线所及,尽是黑黢黢的一片,但颜希还是十分肯定,她已经被关进了一个未知的囚笼当中。

  颜希此刻只记得自己昏迷前最后的情形,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线索。

  苦思冥想之际,身旁忽地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

  颜希赶忙将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伴随着细细簌簌的声响,地面上仿若有着东西在动弹。

  “谁?”

  颜希壮起胆子开口问道。

  那边却是没有回应。

  颜希吞咽了一口唾沫,强行按压住心中的恐惧,就要迈开步伐朝着那边摸索过去。

  就在这时,在另外一个方向的不远处,忽地传来了更为猛烈的撞击声。

  嘭!嘭!嘭!

  声响由远及近,越加清晰震耳。

  终于,伴随着最后一道嘭的声响,黑暗之中打开了一道门。

  刺眼的光线从外面投射入内。

  已经适应黑暗环境的颜希,被这光线忽然一照,一时之间竟被这光线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她抬起手臂放在眼前,眼睛微微眯着,这才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外边走了进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颜希也渐渐适应了光线的昏暗程度。

  她抬眼望去,却见那身影逆着光,乍看之下有些不清晰。

  还未等颜希细细打量,那身影已然先开了口。

  “颜希,为了得到你可是让我费了好大一阵功夫啊。”

  颜希一听到这声音,满腔怒火瞬间便要抑制不住喷涌而出。

  “卢敏欢!”

  颜希咬牙切齿说着。

  与此同时,那身影已然走到颜希身边,仍旧是那副美丽张扬的模样,正是卢敏欢。

  事到如今,颜希如何不知道将自己弄成这番局面的罪魁祸首,正是卢敏欢。

  怒不可遏的情况之下,颜希已然失去了理智。

  她攥紧拳头猛地朝卢敏欢挥去。

  卢敏欢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嘲弄,她笃定的站在原地,胸有成竹的避也不避。

  颜希这一拳灌注了心中的怒火,可谓势不可挡。

  可拳头临近卢敏欢脸颊之时,却骤然停顿。

  束缚那只手臂的链条紧绷成了一条直线。

  四肢受到桎梏,即便颜希恨不得将卢敏欢碎尸万段,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意识到残酷现实的颜希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她颓然垂下手臂,却仍旧未死心。

  “我女朋友在哪里?”

  颜希沉声问道。

  卢敏欢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笑得愈加放肆起来。

  “颜希,你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吗?

  颜希紧紧盯着卢敏欢,眼中恨意仿若要化作利刃,将她的身子戳成筛子。

  她咬了咬牙,就要摇头否定。

  可就在这时,方才最先传出细微响声的方向,再度传来了动静。www.xaanr.com/

  颜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拖拽着身上的锁链猛地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因为太过冲动的缘故,颜希脚下一个趔趄,径直摔倒在地。

  也正是借着这个缘故,颜希因祸得福,终于碰触到了一具躯体。

  一副尚有体温,却并未散发那股熟悉幽香的躯体。

  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血腥气味。

  颜希才刚刚浮现于脸上的喜悦之情,瞬间尽数褪去。

  苍白的脸上全部被惶恐所取代。

  她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颤巍巍的向那副躯体摸去。

  借着外界折射而入的灯光,这片空间的昏暗程度已然消退了不少。

  颜希隐约能够看清那躺在地面上那副躯体的大致轮廓。

  她伸出右手拂过那躯体的脸颊,结果却一股粘滞温热的液体粘在掌心上。

  颜希知道那液体是什么,因为液体散发出的腥臭气息已经开始向着她的身边蔓延开来。

  眼泪终于抑制不住从眼眶喷涌而出。

  颜希却已然顾不上擦拭泪水。

  她猛地扑到那躯体的身上,嘴唇豁然张大,像是有千言万语将要诉说,可最终却只是呜咽声响。

  一个绝望的心绪从颜希心底滋生,顷刻间便已经蔓延至全身。

  她不知怎么办才好。

  明明就在早上,舒予棠还是那么鲜活的那么一个人。

  为什么这个贼老天要这样对待自己!

  就在这时,怀中的躯体却忽然动弹了一下。

  颜希身躯一僵,不可置信的轻轻唤了一声‘舒予棠’。

  怀中的舒予棠并未回应,而是十分缓慢的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颜希似乎明白了她的意图,抢先一步将自己的手和她的小手紧紧握在一起。

  从前的舒予棠,只要是和颜希亲昵的握手,那就一定是坚定且有力的。

  可此刻的颜希,却明显的感觉到舒予棠的娇柔虚弱。

  虽然她仍旧攥着自己的手,力气却已经近乎没有,全靠颜希反客为主般的抓着。

  颜希不顾舒予棠脸颊之上沾染着血污,将自己脸颊和她的脸颊紧紧贴在一起,轻声问道:

  “痛吗?”

  舒予棠声音变得嘶哑了许多,勉力张口,最终只是轻轻唤了一声‘颜希’。

  颜希明白只是语言安慰舒予棠,是绝对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她转头望向一旁全程看戏的卢敏欢,头一次语气放软说道:

  “你不是要我吗,你把她放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嘁,”卢敏欢走到两人身旁,居高临下俯视着她们,“颜希,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吗?”

  颜希眼眸垂下,不再望向卢敏欢。

  她不甘于受制于人,可如今形势所迫,却又不得不委曲求全。

  既然如此,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呢。

  颜希如是想着,却不知晓她的这般模样反倒更能引起卢敏欢的征服欲望。https://m.xaanr.com/

  卢敏欢轻声笑道:

  “对,我就喜欢你眼中这股不屈的意志,以为天底下没有什么让你屈服的。”

  颜希垂下头来,拳头攥紧又放松。

  沉默片刻,她那稍显沉闷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放了她,我都听你的。”

  话音落下,颜希怀中的舒予棠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颜希知道,舒予棠一定不愿意用自己的自由来换取她的安全。

  可是在如今的条件之下,这是颜希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可令颜希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妥协,似乎并未取得预料之中的结果。

  卢敏欢摇了摇头,“颜希,你怎么会这么天真呢?”

  颜希闻言,抬起头来不解的望向卢敏欢。

  卢敏欢望着颜希那张在灯光折射下更显倔强的脸庞,忽地想要伸手抚摸一下。

  依照如今的情况,颜希即便心中万般不愿,也会忍气吞声的承受。

  可卢敏欢手才伸出,便像是想到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似的豁然顿住。

  她那傲然的神情变得有些惧怕。

  幸好颜希低垂着头,并未发现她的异常。

  过了一会儿,卢敏欢重新整理好了情绪,这才继续说道:

  “人我要,你的心我也要,总而言之,我全都要!”

  说完这句话,卢敏欢不再与颜希废话,转身离去。

  伴随着嘭的声响,大门再度关上。

  黑暗再度侵袭而来。

  不同于之前,此时的颜希怀中有了舒予棠。

  两人在这片暗黑空间之中相互偎依,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