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快步推动着轮椅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了教导主任的训斥声音逐渐远离,直至再也听不见,舒予棠这才敢于轻声唤了一声“颜希”。

  颜希立即停下了脚步,俯身问道:“怎么了。”

  舒予棠抬起右手食指指向不远处的厕所。

  还未等她说出口,颜希便心领神会了她的想法,径直向着厕所走去。

  此刻已经处于上课时间,卫生间里面空无一人。

  可颜希不放心舒予棠自己一个人,便打算推着轮椅进去。

  等走到卫生间门口之时,舒予棠察觉颜希并未停下,便也明白了她的意图,立刻叫停了她。

  舒予棠看着不解的颜希,细声说道:

  “我自己就行了。”

  颜希倒是没有多想,问道:“不用我帮你嘛?”

  谁知舒予棠听完,立刻大幅度的摇摇头,很显然十分抗拒颜希跟随自己进去。

  颜希见状,明白舒予棠应当是将自己的隐私看得比较重要,就也没有过多勉强。

  “行吧,”颜希松开了轮椅的把手,最后叮嘱道,“我在外面等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喊我就行。”

  舒予棠见到颜希如此善解人意,内心感激她体贴的同时,也不禁长舒一口气,心情变得轻松不少。

  点点头以示明白之后,便自己推着轮椅进去了。

  约莫过了几分钟,颜希靠在墙边发呆之时,耳畔便传来了舒予棠的声音。

  “好了,颜希。”https://www.xaanr.com/

  颜希回过头,便看到了舒予棠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卫生间,在静静待在自己身旁。

  “行,”颜希已经是十分熟练的抓住轮椅的把手,“那我们去医护室吧。”

  舒予棠听完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我们不回教室嘛?”

  方才颜希跟教导主任说带舒予棠去医护室,舒予棠还以为这不过颜希所找的借口呢。

  颜希摇摇头,望向舒予棠的下半身,“我们去看看你的腿,要是医护室没办法处理的话,那我们就去医院。”

  颜希的话却似乎勾起了舒予棠心中某些不好的回忆,她踌躇片刻,向颜希商量道:“我的腿没事,我们不去,好不好?”

  颜希此次却不再像刚才那样听之任之。

  她蹲下身子,平视着舒予棠。

  舒予棠那一头如瀑的发丝肆意垂落,将她的小脸掩盖了不少。

  颜希伸出手,将她的长发向后撩到耳根处,露出了精致的容颜。

  舒予棠显然十分害怕自己这样光明正大的面对她人,下意识的错开了目光。

  颜希倒也没有逼迫她,而是心平气和却又十分笃定的说道:

  “舒予棠,你刚才骗了我。”

  舒予棠双手立刻不安的紧攥着裤子。

  颜希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其实你裤脚粘上的血迹是方梦妍踩你时候弄伤的吧。”

  舒予棠闷闷的回了一句“对不起”。

  若是舒予棠大哭大闹还好,可她这样的态度反而让颜希顿时生出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摇摇头纠正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你自己的身体你要爱惜,知道嘛?”笑傲小说

  良久,舒予棠竟自暴自弃的回道:“反正这腿也没什么用。”

  才刚说完,颜希立刻语气加重喝道:“不许你这么说!”

  舒予棠被她这话惊得心尖儿发颤,不由得看向她。

  这还是颜希自昨日重新与舒予棠接触以来,头一回对舒予棠语气那么冲。

  不同于之前的冷嘲热讽,舒予棠从颜希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浓浓的关切之意。

  颜希话已经脱口而出,也后知后觉到自己语气过重。

  可这并非她本意。

  实在因为舒予棠自暴自弃的语气,加上今早早上陆小曼那群女生口中听来舒予棠自虐的行为,令颜希忍不住心痛。

  情急之下,她便按捺不住了心中的情绪。

  颜希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说道:

  “舒予棠,可能我之前的言行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十分抱歉。”

  “可我颜希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只要我在你身边一天,便没有人敢再出言侮辱你。”

  舒予棠眼中波光涌动,明白了颜希劝解自己的含义。

  也不知是受到了触动,还是怕颜希再度失望;她拉了拉颜希的手掌,像是妥协,又像是哄骗般说道:

  “我听你的。”

  颜希哪里料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的,表情变幻不定起来。

  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让舒予棠听从自己啊。

  颜希心中深深怀疑自己原身只怕和舒予棠有着不小的纠葛。

  不然仅凭自己昨天和她的那场交集,不可能让她如此依靠自己。

  可惜颜希自己所写的那本原著小说,因为后续情节水漫金山,很多细枝末节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以至于当猜测出原身和舒予棠有过交集之时,颜希本人都是懵逼状态,浑然记不起原著之中有过此类情节的描述。

  不过退一步想,舒予棠愿意听颜希劝解,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颜希挂念舒予棠腿上的伤势,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医护室。

  幸好舒予棠对于学校的环境还算熟悉,有了她的指引,两人很快便来到了医护室之内。

  此时正处于上课时间,医护室并无其他病人,只有医生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

  因此颜希二人刚推门进来,那医生也在第一时间看向了她们。

  这医生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从外表看也就二十出头,样貌秀丽,气质知性。

  颜希看了一眼这女孩儿,没有丝毫扭捏,立刻亲昵的唤了声‘姐姐’。

  果不其然,颜希的这声呼唤无形间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女医生冲着颜希笑了笑,起身问道:“是有什么不舒服嘛?”

  “姐姐,是这样的,我朋友刚才摔倒了,你帮她看一下她的腿有没有摔伤,严不严重。”

  颜希推着轮椅之上的舒予棠来到女医生跟前,还大概说明了一下舒予棠的情况。

  大致了解情况之后,女医生点点头,俯身看向舒予棠。

  待凑近之后,那女医生却口中却传出‘咦’的声响。

  “是你啊。”

  女医生惊讶的说道。

  旁边的颜希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女医生怕是和舒予棠认识。

  不出颜希所料,舒予棠听到女医生的惊呼后,缓缓抬起头来。

  在看清女医生的样貌之后,舒予棠冲着女医生点了点头,以此当作打过招呼了。

  对于舒予棠这样颇为冷淡的回应,女医生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她打量片刻,便眼尖的发现了舒予棠裤脚处的血迹,秀眉微微蹙起。

  “你这丫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女医生口中一边埋怨着舒予棠,一边蹲下身子,就要撩起舒予棠的裤子。

  舒予棠眼疾手快,就在女医生刚刚触碰到自己的腿之时,一把按住了女医生的手。

  女医生见状,出于自身职责,加之急于了解舒予棠伤势,便立刻出声训斥道:“把手松开。”

  舒予棠却死也不松手,反而转头望向颜希。

  颜希还在被眼前场景弄得云里雾里,又被舒予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下。

  还未等颜希询问,舒予棠便已经率先开口说道:

  “颜希,我口有些渴了,你去帮我买瓶水吧。”

  颜希又不是傻子,一听便知道舒予棠是要支开自己,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

  可她也没有拒绝,毕竟还是舒予棠的伤势要紧。

  于是她轻轻点头应下,便果断转身走出了医护室。

  刚一出门,女医生的声音便紧随而至。

  “你新交的朋友啊?看来你上次听进了我的话,还知道交朋友了。”

  接下来就是许久的沉默。

  久到即便颜希刻意放缓了脚步,也没能听到舒予棠的回应。

  颜希眼眸一沉,不动声色的加快步伐,向着超市走去。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