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予棠的神情是如此的真挚,不似作伪。

  也正因为如此,颜希才感觉心中有股莫名的情绪正在涌动。

  在乍听到舒予棠的话之时,颜希的目光便下意识的投向她那秋季校服包裹的上半身。

  等回过神来,颜希顿时被自己的举动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心虚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一旁。

  明明同为女性,她有的我也有,为什么还是止不住心底那将要蔓延的欲望呢?

  颜希不敢再往深处细想。

  她定了定神,感觉冷静不少之后,这才重新对上舒予棠的目光。

  “摸你个大头鬼。”

  颜希心情复杂,干脆直接甩给舒予棠一个白眼。

  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舒予棠,径直推着轮椅向校门口走去。

  走着走着,颜希脑海之中又避不可免的回想起舒予棠方才询问时那懵懂无知的神情。

  颜希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

  或许舒予棠对于情感的认知并不是十分清晰,才会心中认定好朋友之间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也是正常的。

  “舒予棠。”

  颜希心中藏不住事儿,直接开口又和舒予棠开始谈话。

  “怎么了,颜希。”

  舒予棠此刻心中还在因为颜希方才的拒绝而闷闷不乐,因此语气也带着些许委屈。

  颜希觉得自己身为朋友,有必要让舒予棠意识到一些事情的严重性。

  “我们女孩子的身体是不能随便给别人触碰的。”

  颜希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谆谆教诲的老母亲,既怕舒予棠不懂,又怕舒予棠太懂。

  焦愁之下,口气也不免变得苦口婆心起来。

  舒予棠点点头,“我知道啊。”

  颜希听完松了一口气,踌躇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女孩子之间也是不可以的。”

  此次舒予棠却没有再果断回答。

  静默了片刻,她这才回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颜希。

  “你也不行嘛?”

  颜希不敢直视舒予棠,呵呵一笑望向一旁。

  “不行。”

  话才脱口而出,颜希便感觉舒予棠的身躯蓦然一松,一股颓丧的愁绪萦绕从她体内散发而出,渐渐萦绕在二人周遭。

  过了好一会儿,舒予棠才重新抬起头来。

  “可你是颜希啊。”

  正因为你是颜希,我的一切便任你予取予求。

  可你为什么总是想要划清界限,拒人千里呢?

  只言片语,却如同山岳般重重压在颜希心上,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时的颜希才意识到自己在舒予棠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重到颜希不敢做出任何回应。

  毕竟任何回应都是对于舒予棠的许诺。

  而如今的颜希,自认并没有资格。

  她只能以沉默来应对,沉默亦是最为稳妥的逃避方式。

  退一万步讲,颜希也算是达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毕竟自己不会随意触碰舒予棠。

  应该不会吧。

  冷寂的气氛之中,路途也变得不再遥远,两人走到了校门口处。

  路旁还停留着几辆小车,想来应当是接送学生回家的。

  其中那辆黑色轿车尤为瞩目。

  车内之人显然也是关注着校门处的情况。

  颜希和舒予棠的身影才刚刚出现,驾驶室上便走下来一个长相漂亮,气质优雅的女人。

  她径直朝着二人方向走了过来。

  “阿棠,今天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漂亮女人凑到跟前之后,俯身便是给了舒予棠一个温暖的拥抱。

  舒予棠顾及颜希还在一旁,有些难为情的唤了一声‘妈’。

  舒予棠的母亲还以为舒予棠有什么话要说的,赶忙将她抽离出自己的怀抱。

  “怎么了阿棠?”

  舒予棠摇摇头,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

  不知为何,她总觉着自己母亲此刻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就在这时,一旁的颜希出声冲着舒予棠的母亲打招呼道:

  “阿姨好。”

  舒予棠的母亲听到颜希的问候之后,眼中闪过一丝诧然,像是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个人似的。

  “啊,你好。”舒予棠的母亲打量着颜希,“你是--------”

  颜希倒是不怯场,自我介绍道:

  “我是舒予棠的同班同学,正好跟她一同放学出来呢。”

  “哦~~~”

  舒予棠的母亲并没有立刻跟颜希感谢她照顾自己的女儿,反而是有些夸张的发出一声惊叹。

  随后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颜希已经感觉到舒予棠的母亲对于自己深深的恶意。

  从最初的视而不见,到如今的阴阳怪气,丝毫没有掩藏的意思。

  颜希心中大抵也已经猜测出她是出于什么缘故才会这样,也不逃避,径直回道:

  “阿姨,我叫颜希。”

  “颜希,”舒予棠的母亲冷笑一声,“是那个让我们家啊棠淋了一夜雨的颜希嘛?”

  话音一落,明明是初夏傍晚,温度还极为炽热,可是气氛却骤然降至冰点。

  颜希暗自叹息一声,果然,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

  这舒予棠的母亲果然不像中午时的婉姨那般好糊弄,也不知是不是太过怨恨前身,竟然一下子便认出颜希的身份。

  一旁的舒予棠原本还期待着颜希能够和中午那般和自己母亲侃侃而谈。

  可没想到母亲在见到颜希之后的一言一语都是毫不留情。

  而这一句话更是让她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过往种种在舒予棠看来已经不再重要,毕竟颜希此刻已经回到了自己身边。

  舒予棠生怕事情朝着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发展。

  她紧张得一把抓住自己的母亲的手腕,“妈,颜希她是我朋友。”

  “朋友?”

  对于舒予棠的转圜,她母亲却丝毫没有顺着台阶下来的意思。

  非但如此,她还愈加咄咄逼人。

  “颜希,阿姨可是好久没见过你了,你来跟阿姨说说,怎么今天又跟阿棠一起放学了,是不是又觉得我们阿棠以忘记了以前你骗过她的事情,又想着来——————”m.xaanr.com/

  颜希面色淡然,静静听着舒予棠母亲的冷嘲热讽。www.xaanr.com/

  可一旁的舒予棠却已经听不下去了。

  连她都觉着自己母亲这话听着难受,更何况颜希呢?

  舒予棠急得眼泪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转,急忙打断了自己母亲的话,扯着她的身子向后转。

  “妈,我们先回去吧。”

  可舒予棠的母亲今天铁了心要让这个害自己女儿伤心很久的罪魁祸首难堪,任凭舒予棠如何劝阻,她岿然不动。

  颜希知道这一日终归是要来的,如今面对反倒有了一种坦然的无畏。

  她深吸一口气,冲着舒予棠和她的母亲深深鞠了一躬。

  “阿姨,以前对于你和舒予棠造成伤害的行为,我非常抱歉。”

  “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资格做舒予棠的朋友,我也不会有这个奢求。”

  “不过以后舒予棠要是受到任何伤害,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她,也算是我对她以前行为的补偿。”

  说完之后,颜希便果断转身,没有丝毫留恋的向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颜希。”

  舒予棠比颜希还要在意自己母亲的一番话,她急忙唤住颜希。

  颜希转头,冲着她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好了,我没事的,你跟你妈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拜拜。”

  颜希说罢便潇洒挥手,迎着夕阳向远处走去。

  舒予棠静静望着颜希被拉长的背影,久久不肯收回视线。

  “看够了没?”

  母亲带着讥嘲的声音,让舒予棠回过神来。

  舒予棠抬起小脸,望向自己的母亲,表情委屈有些怨怼。

  母亲恨铁不成钢的戳戳自己女儿的脑门。

  “你啊你,我一门心思要给你出气,你倒好,胳膊肘往外拐!”

  “妈,”舒予棠摇头反驳,“颜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怎么,难道那场雨是你在梦里淋的?”

  不愧是亲母女,母亲毫不犹豫的往舒予棠伤口上撒盐。

  谁知此时的舒予棠已经浑不在意,她粲然一笑。

  “妈,颜希她真的很好。”

  母亲望着舒予棠这近乎痴迷的笑容,心中蓦地一慌。

  她忽地诞生出一种错觉。

  她家的小白菜怕是要被拱了。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