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予棠因为身躯虚弱,即便用力说话,也只是能够勉强听清个大概。

  可舒予棠方才所说的那四个字,却像是穿透了风雨声的阻隔,切切实实的传入了颜希的耳中。

  颜希的脚步不由得悄然顿住。

  她沉默片刻,蓦然将头往旁边一偏,使得舒予棠看不见她脸上那复杂的表情。

  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会记得颜希的生日了。

  便是身为颜希家人的那一家三口,今天心心念念的也只是想要让颜希早点回家,好从她身上榨取更多的价值。

  可偏偏舒予棠却记得了颜希的生日,而且还特地准备了生日蛋糕,明显是想要和她一起庆祝的。

  若是一般人获得了这等待遇,怕是会感动得热泪盈眶。

  可颜希在感动之余,却感觉有一丝悲凉的情绪在心底渐渐滋生。

  舒予棠所记住的不过是原身的生日,而不是此时颜希的生日。

  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她在意的还是原身更多一些吧。

  可是人总要学会知足的。

  过了好一会儿,颜希闷声应了一句。

  “谢谢。”

  不知是喜是悲。

  此时的舒予棠感觉头痛欲裂,全身酸软;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颜希语气的不对劲。

  她将身子在颜希的怀中蹭了几分,似乎想要寻求更加舒适的位置。

  可如今两人全都湿透了,加之夜晚降临,温度骤降,一阵冷风吹来,便是颜希也感觉到有些凉意,遑论体弱的舒予棠呢。

  可即便意识感觉越来越模糊,舒予棠还是强撑着唤了一声‘颜希’。

  “怎么了?”

  颜希一边加快步伐,一边柔声问道。

  “其实我都知道的。”

  舒予棠没来由的回应,令颜希微微一怔。

  舒予棠却不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用尽全身的力气,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不是原来的颜希。”

  “我知道你想要探寻我和她之间的过往。”

  “我知道你很在意我心中是否还惦记着她。”

  “我不在意!”

  颜希连忙矢口否认。

  若是此刻正值白天,舒予棠一定能够看到颜希的耳根已经红得发烫。

  可此时已经黑夜时分,无尽的黑暗将两人笼罩。

  舒予棠甚至都已经看不见颜希的样子。

  可她在听到那急忙撇清的语气之后,忽地轻笑出声。

  “那就是我在意了,我很在意我心里是否还惦记着她。”

  颜希听完,双手搂住舒予棠的动作蓦然一紧。

  她保持着原来的步伐姿态,心神却早就全部扑到怀中人的身上。

  她不得不承认,她万分期待从舒予棠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

  可舒予棠此刻却像是浑然忘记了方才说过的话,安静的躺在颜希怀中。

  僵持片刻,最终还是颜希败下阵来。

  她清清嗓子,尽量用一种随意的语气问道:

  “那你,现在还惦记着她吗?”

  话音一落,怀中的舒予棠立刻扬起了小脸。

  明明此刻身处黑夜,颜希应当看不见舒予棠脸上的神情才是。

  可她却不由得想起之前舒予棠想要请自己吃饭时的神情,肯定与此时大差不差。

  那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在得逞之后才会露出的表情。

  颜希明白自己又被耍了。

  心中又羞又恼之下,她也扬起了头,打算不再理会舒予棠。

  惹不起自己总躲得起吧。

  可她才刚抬起头,舒予棠便轻声咳嗽了几声。

  颜希心有不忍,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舒予棠反倒主动续起了话题。

  她柔声说道:

  “颜希,你凑过来一些,我说给你听。”

  颜希不疑有他,认为舒予棠此时虚弱,应当是怕自己听不清。

  她缓缓弯下上半身,凑近了怀中的舒予棠一些。

  “再近一些。”

  不知怎的,舒予棠语气愈加虚弱。

  颜希干脆暂时停下脚步,径直附身凑到脸颊旁,想要听听舒予棠究竟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黑暗之中,颜希只能大致分辨出舒予棠脸颊的位置。

  待凑近之后,颜希甚至能够嗅到舒予棠身上的那股幽香。

  那忐忑不安的心思萦绕在颜希心间,令她无暇眷恋这令人着迷的幽香。

  可舒予棠只是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却迟迟不语。

  颜希直等得感觉心中一阵烦躁,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心下一狠,不由得催促道:

  “你倒是说啊!”

  颜希却不知道她这近似于撒娇般的语气对于舒予棠而言意味着什么。

  下一刻,颜希便感觉一股热气逐渐向自己的耳垂逼近。

  还未等颜希做出反应,一个冰凉的物体便覆在自己的耳垂之上。

  也就在这时,颜希才发觉自己的耳垂究竟是有多烫,以至于那一丝冰凉覆上之后她顿时感觉一阵舒畅。

  可这冷冰冰凉丝丝的物体究竟是什么?

  还未等颜希那迟钝的脑袋想通,随后那物体便覆在耳垂之上不断摩挲着,舒予棠呼出的热气越加急促。

  颜希脑海瞬间一炸。

  她这才意识到,竟是舒予棠亲吻了自己的耳垂。

  她赶忙就要将身子向后扬起,想以此将自己和舒予棠之间距离拉远。https://m.xaanr.com/

  谁知舒予棠却是对于颜希一言一行都了如指掌,几乎就在吻上颜希耳垂的同一时刻,双手便已经悄无声息的绕至脖颈后,将她牢牢箍住动弹不得。笑傲文学

  如今颜希想要挣扎已是晚了

  颜希感觉此刻全身无比的烫,怕不是能够烧烤了。

  还未等她回过神来要训斥舒予棠胡闹,已经掌握主动权的舒予棠便开始得寸进尺起来。

  她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颜希的耳垂。

  那软糯温湿的触感在这冷雨夜之中带给颜希的感受是如此的强烈。

  她非但没有余力再去反抗舒予棠的为所欲为,反而还身子一软,双腿跪倒在泥地之中。

  可即便都到了这样的光景,颜希竟然念念不忘怀中的舒予棠,生怕她被磕碰到,怀抱的动作反而更加用力了几分。

  这缱绻时光也不知持续了多久。

  直到舒予棠气喘吁吁的伏在颜希的肩上,颜希这才意识到,一切终于都已经结束了。

  舒予棠意犹未尽的凑了过来,将自己小脸紧紧贴在颜希脸颊之上,柔声笑道:

  “颜希,你真的是好乖哦。”

  说完之后,舒予棠竟直接伏在颜希肩上,再无声息。

  过了好一会,颜希唤了一声‘舒予棠’。

  而舒予棠却只是止不住的咳嗽,不再言语。

  颜希不禁气笑了,感觉舒予棠真像是一个十足的渣女。

  撩完之后却不给任何承诺,属于是片叶不沾身了。

  就这孱弱的身躯,整天想要调戏自己,不得不说,真的很弱诶。

  颜希在内心吐槽一番之后,也怕舒予棠身体会出现什么大问题,赶紧抱着她便往公园大门处赶去。

  幸好方才颜希在公园之内兜兜转转,记住了不少地方,没费多少功夫便走了出来。

  走到大门处之后,颜希先是感谢了一番帮忙寻找的公园保安们,接着就要打车去医院。

  恰好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自远处驶来。

  颜希认得这辆车,正是舒予棠母亲舒若兰的座驾。

  那辆黑色轿车上的人显然也是发现站在大门处的颜希。

  她们将车辆在道路旁停好之后,分别从驾驶和副驾驶位走下一人。

  正是舒若兰和凌慕婉。

  她们几乎是小跑着朝颜希冲了过来。

  在看到颜希怀抱之中的舒予棠之后,她们二人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凌慕婉上前就要从颜希怀中夺过舒予棠。

  没曾想舒予棠像是十分眷恋颜希的怀抱,双手抓着颜希的腰肢不放。

  最终还是颜希微红着脸亲自掰开舒予棠的手,才让凌慕婉得以将舒予棠拥入怀中。

  两人全程没有对颜希施以好脸色。

  将舒予棠接回之后,妇妻二人对视一眼,便默契的转身离去。

  颜希担忧舒予棠安危,知晓舒若兰二人不待见自己,却还是厚着脸皮追了上去。

  才没刚走几步,舒若兰却忽然顿住脚步,猛然转身,扬起巴掌对准颜希脸颊便落下。

  “啪!”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