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笃笃——”

  大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莫小贝头也不回:“厨子不在,想吃东西明天请早。”

  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次发生了,自从同福客栈推出新菜单,前来尝鲜的客人,以及被成功抓住胃的食客,便络绎不绝。

  换做以往,这个点佟掌柜或许还会开门,将客人迎进来,再赚上一笔。

  但是今天厨子跟着一起去逛街了,即便是将客人迎进来,也没有人能给他们做菜。

  “......我们不是来吃饭的。”传来了一个声音,有些耳熟。

  老白搓着下巴,努力回忆着。

  莫小贝则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厨子真不在。”

  “我们真不是来吃饭的,小姑娘,我们找人。”门外换了一个人说话,声音中同样带着无奈。

  听到这声音,老白脑海中回忆起一个头戴发箍的爆炸头和尚。

  “佛印大师,黄公子?”

  他试探开口,同时朝着门口走去,撤去门上的挡板,老白打开门,便看见了门口两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先前元宵灯会与苏木站在一起的佛印大师和黄公子。

  “白少侠,贸然来访,还请见谅。”皇帝笑了笑。

  老白诚惶诚恐,连忙摆手,同时就要将二人迎进来:“黄公子今日前来是为了......?”

  “哦,我有点事要找苏少侠商议一番,不过去了对门,没看见人,就过来问问。”皇帝坐了下来,而后问道:“白少侠可知苏少侠的去向?”

  老白还没开口,一旁的莫小贝便先举起了手:“我知道我知道!”

  “好好做你作业!”

  老白忍不住呵斥一句,生怕这小妮子没有礼数,冲撞了这一位。

  “无碍。”皇帝摆了摆手,而后看向莫小贝,微笑道:“小姑娘你知道苏少侠所在何处?”

  “那当然。”莫小贝得意的昂起下巴,不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口前,又看了眼白大哥的方向。

  老白被这一看,又看了眼皇帝依旧心平气和的模样,便点了点头:“黄公子问什么,你照实说就是。”

  “哦。”

  莫小贝没了顾忌,道:“苏大哥带着羡鱼回衡阳看师父去了,之后好像还要去一趟嵩山,不过去干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衡阳?嵩山?”皇帝微微一愣,回头看向了佛印。

  一旁,佛印脑海中稍微过了一下信息,道:“衡阳最近没什么事情,倒是嵩山,貌似这两天,要召开五岳并派大会,估计苏少侠是去凑热闹了吧。”

  “五岳并派大会?”

  “五岳并派大会?!”

  皇帝和莫小贝的声音同时响起,内容完全一致,不过在语气上有着细微的不同。

  皇帝不怎么在意江湖事,但这件事他稍微有些印象,正疑惑自己在哪里见过。

  莫小贝则像是知道了什么,疑惑中透露着惊讶。

  皇帝听出了这层含义,忍不住朝着这个扎着细麻花辫的小姑娘看来:“你知道五岳并派大会?”

  莫小贝听到这话,得意地挺起胸膛:“那是,所谓五岳并派大会,指的是南岳衡山,北岳恒山,西岳华山,东岳泰山,以及中岳嵩山,五岳剑派合并的大会,好像是为了联手对付日月魔教,不过五岳合并后,就只剩下一派,除了五岳掌门所在的门派,其他四派都要降为堂。”

  这件事在五岳内部算不上什么秘密,当初她哥还是衡山掌门的那会儿,她也耳濡目染听过一些。

  “原来如此。”

  皇帝恍然明悟过来,旋即眼中便涌现出一种名为兴趣的光芒。

  从这里到嵩山,御剑飞行的话要不了多久吧?

  一旁,佛印看到皇帝的反应,便知道不妙,正要开口转移话题。

  却听皇帝再次开口:“小妹妹,你还知道些什么?”

  莫小贝听了后,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摊开了手掌。

  瞧她这模样,老白像是明白了什么,心脏跳动加快了一些,皇帝则些疑惑:“什么?”

  “糖葫芦啊!”莫小贝理所当然道:“我说的可都是五岳内部消息,换你两串糖葫芦,很合理吧?”

  老白背在身后的拳头,无声、用力的在空气中捶了两下。

  他就知道。m.xaanr.com/

  小姑奶奶呦,您老人家知道自己是在和谁说话吗?

  皇帝却感觉有些新奇,久违的,眼前的莫小贝和云罗小时候的模样重合了起来。

  并不是外貌,而是这鬼机灵的劲。

  “先欠着,等下次见面再还给你。”皇帝在她的手掌上轻轻一拍,见莫小贝翻了个白眼,大有一种撂挑子的意思在里面时,又补充道:“下次我还你一垛的糖葫芦!怎么样?这下可以说了吧?”

  “一垛?!这可是你说的。”莫小贝擦了下口水。

  皇帝点点头:“前提是你的消息值这个价钱。”

  莫小贝怕对方反悔,当即伸出小拇指道:“那我们拉钩!”

  “好,那就拉钩。”皇帝也感觉有些新奇,勾住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变谁就......”

  “谁就是小狗?”皇帝抢答道。

  却见莫小贝神秘兮兮摇了摇头:“谁变谁就长痘痘。”

  “啊?”皇帝有些无法理解如今人的脑回路。

  长痘痘这种事情,很可怕吗?

  “脚心。”见皇帝一脸迷茫,莫小贝又补充道:“越痒越挠,越挠越痒、深入骨髓的那种。”

  皇帝:“......”

  听这小丫头这么一说,脚心已经开始痒了肿么办?

  “喂,怎么,你不会真打算白听我的消息吧?”莫小贝语气不善。

  一旁,老白的心砰砰砰,提到了嗓子眼,似乎随时都能跳出来一样。

  这就是不知者无畏吗?

  秀才我悟了。

  莫小贝显然没有注意白大哥的动静,此时正全神贯注的瞪着面前这个欠了自己一垛糖葫芦的大哥哥。

  “怎么会,不就是一垛糖葫芦嘛,等这次回去我就让人给你送来。”皇帝脚心抓地,允诺后,才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行吧。”

  莫小贝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娓娓道来:“据我所知,五岳并派大会,需要五岳盟主令,将五岳剑派的掌门,召集到一处,然后投票决定要不要并派,再通过比武决定五岳掌门。”

  皇帝点点头。

  “.......”

  “然后呢?”皇帝忍不住问道。

  “没了呀。”莫小贝摊了摊手:“五岳并派大会又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就这几个步骤。”

  皇帝:“......”

  “这些消息只值两串糖葫芦。”皇帝幽幽道。

  莫小贝:???

  “我,我还有其他消息!”莫小贝急了,在她的视线中,仿佛有着一垛糖葫芦,正插上翅膀飞向远方,等飞到一半的时候,像是打发要饭的一样,从身上抖下两串,糖衣薄到可怜,山楂小到吓人的糖葫芦。

  “说说,消息的价值决定最终我付出多少串糖葫芦。”皇帝嘴角微微扬起。

  这小丫头,可比他那个皇妹妹好哄骗多了。

  “那好。”莫小贝皱了皱眉,似是在仔细回忆着。

  说实话,当初在衡山的时候,她年纪还小,除了五岳并派大会这个流程简单的事情外,她就只记得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这些信息能换多少的糖葫芦,但总比没有好。

  当即,她有什么说什么:“五岳剑派想要合并,首先跳不开的,是五岳掌门人投票。”

  “因为至少要三派同意并派,才会进入论剑选掌门人的步骤。”

  “其中嵩山的态度最为坚决,余下四派中,东岳泰山和北岳恒山极力反对,南岳衡山以前也是持反对意见,换了掌门我就不知道了,华山派的态度很模糊,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莫小贝无奈道。

  也不知道能换来多少的糖葫芦。

  皇帝听到这,点了点头,却又有些疑惑:“听起来,貌似五岳剑派内部,只有嵩山同意并派。”

  “佛印,五岳剑派是不是提前召开大会了?”

  “没错。”佛印点点头。

  五岳大会变更时间的消息,还是嵩山通过江湖月报传出去的。

  “也就是说,左冷禅是有把握五岳剑派内,至少有两派,支持他咯?”皇帝挑了挑眉,而后又看了眼莫小贝,仿佛是在说:小姑娘,你的消息不准确哦。

  莫小贝读懂了他的意思,立即反驳道:“不可能,泰山派和嵩山派关系不好,这江湖月报都写了好几期了,北岳恒山的定闲师太,我听我哥说态度也很坚决。”

  “就算华山派倒戈向嵩山,那也才两派同意并派。”

  “南岳衡山呢?”皇帝笑着开口。

  他发现这个小姑娘好像故意避开了衡山派的站队,而且听她哥说?

  “南岳......”

  莫小贝一时语塞。

  她哥在位的时候,她能十分自信的拍着胸脯,说自家老哥不会同意五岳并派。

  毕竟就他哥那个德行,衡山堂的经费,可不够他挥霍的。

  但是现如今,掌门更迭,新上任的莫大她可没有太多的了解,鬼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想法。

  万一真把祖宗基业给送出去......也不对,对方充其量只算个旁系。

  和衡山嫡系并没有血缘关系,属于赐姓。

  正所谓崽卖爷田心不疼,更何况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莫小贝越发觉得可能。

  一旁的皇帝见小姑娘在想事情,也没有打搅,而是看向了一旁佛印的方向:“佛印......”

  “黄公子,嵩山召开五岳大会,邀请武林群雄,贸然前往,要不还是和老妇人报备一下,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佛印知晓自己人微言轻,肯定无法劝动皇上,只能搬出皇太后,以及圣人语录。

  皇帝:“......”

  好你的浓眉大眼的,也懂得用太后来压他了?

  但偏偏皇帝无法反驳,如今的大明崇畅孝道。

  孝子能减刑,不孝子势必受到抨击。

  “罢了。”皇帝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放弃前往嵩山。

  却听一旁的莫小贝忽然跑了过来:“黄大哥,你是要去嵩山吗?能带我一个不?”

  “嗯?”皇帝灵光一现,趁着佛印没有开口,反问道:“你一小丫头去嵩山干什么?要知道,嵩山现在可全是武林高手,乱的很。”

  江湖的组成部分分为混乱和自由。

  侠以武犯禁可不是说说的。

  “衡山怎么说也是我太爷爷留下来的,要是忽然变成了衡山堂,我以后还怎么向我哥、我爹、我爷爷他们交代啊。”莫小贝道。

  皇帝听到这话,好奇道:“你是前任衡山掌门莫小宝的妹妹?”

  他虽然不怎么关注江湖,但江湖月报偶尔他还是会看的。

  当初衡山派那件事闹得很大,他自然也有耳闻。

  “嗯。”莫小贝得意点点头,仿佛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身份。

  皇帝听到着,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莫小贝附耳过来,便听皇帝继续道:“看见我这边那个和尚没?说服了他,咱俩就都能去嵩山,说服不了他,咱俩就各回各家,大被蒙过了头,绝了这个念想吧。”

  “包在我身上了!”莫小贝一副狼狈为奸的模样,用力点了下头,而后朝着佛印的方向走去。

  老白见此一幕,正要开口,却见皇帝看向了他,嘴巴张了张,但没有发出声音。

  可老白却读出了他唇语间的意思:帮我,不来没收免罪金牌。

  只是犹豫一瞬,老白便妥协了。

  如今的五岳剑派,死的死伤的伤,高手十不存一,明面上最强的一位,也不过才宗师中期。

  如果有皇帝身边的那位佛印大师跟着去的话,安全方面倒也有保障。

  想到这里,老白最后的一丝过意不去,也消散了。

  与此同时,佛印也有些撑不住莫小贝可怜加大义的攻势,更别说皇帝还在一旁威逼利诱打助攻。

  最终也只能答应向太后保密,秘密前往嵩山。

  “噢耶!”

  皇帝和莫小贝击掌欢呼。

  佛印有些心累,正在这时,外出逛街的一行人,也返回了客栈。

  佟湘玉推开门,便瞧见如此一幕,不由得微微一愣。

  “这似啥子情况?”

  皇帝偏过头,见到是佟掌柜后,表情依旧。https://m.xaanr.com/

  倒是莫小贝,忽地身子一僵。

  忘了,还有她嫂子这一关要过......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