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的尖锐警报没能叫醒的林楚楚,却被脑中突然多出来朦胧画面惊醒。

  灰蒙蒙的,更像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感应,有东西在向她的位置靠拢,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

  什么东西?

  她支起身体,蹙紧了眉。

  骤然离了温软的缠绵,周曜微扬起下巴,下颌线锋利又优美,欲求不满问,“怎么了?”手还漫无目的的在她光裸的背上游走。

  林楚楚拉开他,翻身下床,一边去扣胸衣,一边气息不稳道,“你先把药吃了,我、我可能来工作了。”https://www.xaanr.com/

  “楚楚。”见她神情严肃,周曜眉间的绮丽之色也淡了几分,“危险吗?”

  林楚楚摇头,去够散落在床角的衣服,“我出去一趟。”

  她动作迅速,周曜伸手想要抓住她的发尾,却捞了空,他盯着自己的手,缓缓的垂了下去,鸦羽般的睫毛也跟着垂了下去。

  收拾妥当,林楚楚回身一看,他一副被抛弃的模样,一句“我不会有事的”卡在了嗓子里。

  “小曜。”

  她轻声叫道,又坐回床边俯身去亲亲他高挺的鼻梁、鼻尖再到湿热的唇。

  “你不要多想,乖乖吃药。”

  周曜这才轻笑出声,“我又不是小孩子。”

  话虽如此,心情却好多了。

  那股感觉愈发强烈,强烈到她无法忽视的地步,林楚楚麻利起身。

  “我真的得走了。”

  ——

  出了小区直奔中央公园。

  时间虽不算晚,但工作日没有喷泉演出,再加上灯光昏暗,附近散步的人并不多。

  林楚楚沿着蜿蜒的小径继续深入,路旁的树木在夜色中若隐若现,投下斑驳的影子。

  本是宁静美妙的夜晚,偏偏有一两个黑影从树冠中一闪而过。

  “宿主,你可算清醒了…啊…怎么会有这么多变种?”

  林楚楚反应迅捷的闪身躲过一道极速落下来的黑影,由于没击中目标,黑影“嘭”地一声砸向了地面,扑棱着泛着光泽的翅膀又斜着飞了出去,发出高亢的啼叫,接着就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响应。

  树林中传出沙沙的声响,不一会儿便有几双妖异的红瞳闪烁,紧紧地盯住了她,做出攻击的姿势。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

  树冠中对峙的变种,凶狠的目光慢慢转变,叫声也不再高亢……

  【真听话】

  系统:“宿主,完了,咱们摊上事儿了……”

  林楚楚摸向了裤兜里的手机。

  ……

  陈家文带队过来之前,听说是飞禽类的,带了不少捕捉器过来,结果到现场一看,傻眼了。笑傲文学

  后续下车的小队成员也跟着迷茫,变种什么时候这么温和了?

  只见林楚楚抱膝坐在小路一侧,五只变种排排蹲在对面的路基上。

  这幅场景就已经够诡异了,在察觉到他们来后,林楚楚就站直了身体,五只本该凶猛异常的家伙却跟着她的步伐,一个一个地扑棱进铁笼中,尖锐的羽翅和铁笼子相撞发出金戈之音。

  陈家文揉了把眼睛:“怎么回事?”

  笼子大门在他眼前锁住。

  林楚楚这才虚脱的垂下手臂,满头都是冷汗。

  她这一泄劲,笼子里的变种立即尖利的嘶鸣起来,疯狂乱撞,发出“砰砰”的声响。

  小队成员挨个补了针麻醉剂,专挑翅膀下面软毛的位置下针。

  “陈副队,我想先回家休息,晚点儿再去队里打报告,可以吗?”

  林楚楚声音发飘,听起来十分梦幻。

  “行,我送送你。”

  陈家文打了两个手势,几名小队成员迅速上车,把装变种的车先开走。

  他扶了一把林楚楚,见她白着一张脸,眼神却是明亮的,到底没忍住斟酌着问道,“刚刚……它们为什么那么听话?”说话间他又打量了几眼,几日没见总感觉这人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谢谢陈大哥。”

  林楚楚勉强的扯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宿主,还好你的位置是市区,如果荒郊野外,那可不一定召唤过来多少只猛兽了……”

  林楚楚:“这是问题的关键吗?”

  ……

  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

  以她对小病娇的了解,人八成还在等她。

  果然,刚推开门就看见一道修长的身影坐在沙发上,也不开灯,听见声响才抬起头。

  “怎么这么晚?”

  林楚楚光着脚走过去,疲惫的身子陷进沙发,靠近少年的怀里,“处理点儿工作上的事,很累。”

  “我还以为你不想回来呢。”

  江时彦温柔的搂住她,月光下那雪白的脸庞,红润的唇,他的眸色渐深。

  嘴唇相触时他在想亲一下,亲一下就好……

  然后这一下持续了很长时间。

  林楚楚耳边是清净了,精神却出奇的疲倦,一开始还有力气回应,后来实在顶不住了意识模糊起来。

  望着怀里不设防的睡颜,擦去她唇边来不及吞咽的银丝,又亲了亲额头,才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进卧室。

  原本柔情的眼中涌上一丝异样,“楚楚姐,我不想出国留学。”

  声音轻得如同梦中呓语,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林楚楚的意识昏沉中,感觉有一只羽毛一直在她后颈处瘙痒,让她不能安稳的睡过去,直到耳侧被轻轻的舔咬时,才抬手去推,“时彦,别闹了。”

  耳边一凉,江时彦松开了含着的耳垂,轻轻喘息,“嗯,晚安。”

  就在林楚楚以为这下可以安心睡觉时,胸前一麻,被一只手揉捏把玩……

  瞌睡虫瞬间跑了一大半。

  “江时彦!”

  “怎么了?嗯?不舒服吗?”

  他伏低上半身,用嘴代替了手的位置,刚用舌尖轻轻卷住,林楚楚就受不了的轻颤,声音也变了调,

  “别,我先去洗个澡……”

  少年闷闷的回应,“一会儿一起洗。”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米高家的小米糕的全员疯批,男配各个为爱黑化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