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从小卒到西府赵王 > 第586章 杀戮如潮,崩溃左翼!
  轰隆隆!

  轰隆隆!

  闷雷一样的马蹄声响彻战场,淹没了此处所有高句丽士卒们的惨叫,一列接着一列的高句丽士卒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仅仅只是一瞬间就枪断、盾碎,转眼间就被卷入了狂奔的战马马蹄下,旋即就在一连串毛骨悚然的声音里面,彻底的化为了地上的泥泞。

  鲜血和内脏瞬间就搅和在了一起,整座战场上逐渐的升腾起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以及一股浓浓的化不开的内脏的臭味,所有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刺激的所有人胸膛里面翻腾不已,但是精神却是越加的亢奋。

  “杀啊!”

  “挡住他们。”

  “坚持住,坚持住,中路大军正在向着我们靠拢,坚持下去就能够赢!!!”

  金开岩满是惊骇,外加难以置信的望着被疯狂屠戮的手下,此刻恨不得冲上去将正在肆掠的唐军杀的七零八落,但是他至少还是保持着一丝理智,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稳住左翼大军的阵脚,全力拖延唐军骑兵的冲锋,等到中路大军前来汇合。

  届时。

  这一只唐军骑兵的冲击之势必定已经放缓了下来,到时候就是他们围杀唐军的时候。

  “坚持住,让他们抵住,就算是死也要给我死死的抵住!”

  “去他妈的!我就不信了,这帮畜生套着马甲,穿着重甲,他们能够冲破我左翼大军。”

  “擂鼓,进军,让所有人都给我压上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挡住唐军。”

  话音刚落,周围的令旗就摇动了起来,霎时间大军闻讯,尚未接战的左翼大军士卒就开始动了起来,一万多名原本在后面当做预备队的士卒哗啦啦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呐喊一声,宛如扑火的飞蛾一样,排列出了一阵阵狂潮一样的阵势,向着正在厮杀的万骑军涌了上去。

  “杀啊!”

  “杀唐狗!”

  “宰了这帮畜生!!!”

  “杀!”

  一张张并不出彩的面孔,此刻却都化为了狰狞的面具,双眼之中血红一片,无不是大口呼吸着战场上那恶臭而又刺激的气味,挺着数米长的长矛狂涌了上去。

  这一刻。

  没有任何一个人畏惧,也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以他们的视角根本就看不到前面正在如同杂草一样被疯狂收割的同袍,只能够看到前后左右同样兴奋无比的同袍。

  恐惧。

  根本就不存在此刻的左翼大军之中。

  所有人都只是知晓,他们此刻有六十万大军,对阵几万的唐军,根本就不可能输。

  “杀!!!”

  “杀啊!”

  高句丽左翼大军冲的快,王成杀的更快,万里云彻底的狂暴了起来,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在黑压压的大军里面纵横驰骋,所过之处掀起了一阵阵腥风血雨,根本没有任何的高句丽士卒能够阻挡万里云的冲撞。

  砰!砰!砰!

  人影不停的翻飞,一名接着一名高句丽士卒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出去,人在空中都还没有彻底落下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开始狂吐鲜血,彻底的没有了生息。

  万里云此刻的冲撞,几乎不亚于被泥头车正面撞上,哪怕是身上穿着厚厚的盔甲,可是内脏也都在那一瞬间被撞碎了开来。

  “放箭!”

  “射死它,射死那个畜生!”

  “投枪,投枪啊!!!”

  无数的将领在人群里面呐喊,看着纵横无敌的王成急吼吼的朝着左右之人怒吼,他们没有直面王成,没有直面万里云,根本就不知道这一人一马的凶悍,但是却也知道此刻必须想办法将这一人一马彻底的拦下来,不惜一切代价的拦下来。

  若是任由这一人一马纵横无敌,彻底的将诸多的大阵凿穿,那对于大军的士气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所以,此刻哪怕是王成正在大军之中,放箭或者投枪都注定会造成自己的伤亡,他们也已经顾不上了。

  此刻,他们就只要王成死,再不济也要将那匹畜生给弄死,没有了战马为助力,就是在勇猛的将领也会死在人堆里。

  战场上,此刻已经杀声沸腾,周围的士卒们根本就听不见他们的命令,所有的话语一出口就被如雷的马蹄声和喊杀声所淹没,但是令旗的摇动间却是将命令毫无阻碍的传递了下去。

  下一秒。

  嗖嗖嗖!!

  无数的利箭当即就腾空而起,朝着王成冲刺的路线上覆盖了过去。

  紧接着便是有数十上百柄的投矛朝着王成所在激射了过来。

  更是有周围没有直面万里云冲撞的士卒,呐喊着,完全不要命了一样,将手中的长枪疯狂的朝着万里云马蹄下面扎了过去。

  不求能够扎中万里云的马蹄,但哪怕仅仅只是阻碍万里云冲撞的一瞬间也行。

  只是。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刻最为恐怖的根本就不是万里云,而是马背上的王成。笑傲小说

  王成见此一幕,冰冷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一只手更是在不知不觉间松开了马缰,双手操持着手中的青龙偃月刀。

  嗡!

  寒光闪烁,空气震荡,狂暴的气劲顿时间就荡漾了开来,空气都泛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白色涟漪,那是空气被狂暴的力量给强行推开。

  砰砰砰!!!

  狂暴的气浪瞬间就将覆盖而来的箭矢给推了开去,狂暴的力量更是直接就将一枚枚的箭矢给震碎。

  叮叮当当!

  火星四溅。

  一枚枚镔铁的箭头更是相互碰撞在了一起,旋即彻底失去了力量,从高空之中七零八落的掉了下来,砸在了周围士卒的盾牌上,砸在了头盔上,如同密集的雨点一样毕毕剥剥的响成了一连片。

  甚至。

  不仅仅只是箭矢没有起到作用,就是那一根根的投矛也没有丝毫的作用,被那狂暴的气浪带动,瞬间就歪曲了方向,朝着周围的高句丽士卒落了过去。

  “噗呲。”

  “啊!”

  “嗷!”

  一瞬间,无数躲闪不及的高句丽士卒或是被射穿了身躯,或是被打伤,或是被撞翻在地,一时间惨叫连连。

  这一切说起来似乎十分的长,但是仅仅只是一眨眼的瞬间罢了。

  下一秒,王成面无表情的望着左右两侧攒刺出来,朝着万里云马腿凶猛刺过来的长枪,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猛的左右一挥。

  青光绽放!

  青龙甩尾!

  刷!

  仅仅只是一瞬间,左右两侧的士卒都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连同他们手中的长枪尽皆都被斩成了两端。

  “啊!!!”

  一具具尸体喷血倒在了地上,惨烈的死法让周围的士卒眼皮狂跳,一个个惊叫着就向着两侧后退。

  王成太凶猛了。

  只有更多的士卒,只有那人挤人的密集战阵才能给与他们安全感。

  “不要动,不要乱。”

  “敌军冲过来啦,抵住他们,抵住他们。”

  “不要乱了阵脚,挡住他们哇!!!”

  无数的将领在人群里面疯狂的吼叫,不断的推挤着周围的士卒保持着阵脚的严密,望着前面如同狂潮一般冲上来的万骑军主力,声嘶力竭的呐喊声里,手中的长枪和战刀齐齐的斜指向了前面,企图依靠这样的力量来阻拦万骑军玄甲骑兵的推进。

  但是,他们所有的一切努力早就注定是没有丝毫作用,甚至根本就不能够给当先的三千俱甲骑兵们造成任何的危害。

  轰轰轰!!!

  马蹄踏破地面,带起的泥土四处飞旋,一名名人马俱甲的万骑军将士,排列着密集的阵列,宛如一面坚不可摧的铜墙一样碾了过来。

  一瞬间。

  高句丽的士卒如同被收割的稻草一样,一层接着一层的倒伏了下去,瞬间就消失在了马蹄下。

  “啊!”

  “逃……”

  “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彻底的连成了一片,久久都没有停歇。

  即便是有那个别侥幸没有被战马撞死的高句丽士卒,没有被战马卷进马蹄下的高句丽士卒,但是还不等他们惊恐左右的士卒瞬间消失,整个身躯就已经被人马俱甲的玄甲骑兵给挤死。

  马背上。

  一名万骑军将士仅仅只是感觉自己的胫骨动了动,旋即眼角就看见一摊分不出什么地方的血肉挂在了自己的靴子上,殷红的鲜血更是打湿了自己的鞋子,将玄甲染上了一层红。

  但是,此刻所有的万骑军将士,尤其是当先的三千名玄甲骑兵,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主意这些。

  此刻,在他们的眼前,所有的高句丽士卒就像是被收割的小麦一样,一层接着一层的倒了下去。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高句丽士卒能够威胁到他们。

  哪怕是这些人手中的三米多四米的长枪,也一样戳不开他们身上的甲胄,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被巨大的力量给折断。

  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坐在马背上,近乎两米多高的身高,让他们拥有了无比顺畅的视野,手中的长槊根本就不用握持,仅仅只是枪锋低垂一些,就能够不断的撕开下方高句丽士卒的身躯。

  “哈哈哈!!!”

  “哈哈哈!!!”

  “爽啊!杀啊!”

  “杀啊!”

  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厮杀还能够这么的简单,此刻他们就像是一个个的局外人一样,只是机械的持着长槊,就能够看见战马不停的前进之中,一名名高句丽士卒‘赶着’前来送死。

  杀戮!

  屠戮!

  一万名万骑军将士以三千名玄甲骑兵为先导,直接杀穿了一阵接着一阵的高句丽大军。

  终于。

  片刻之后,高句丽左翼大军面对一个接着一个覆灭的军阵,所有的激情彻底的消退,所有的士卒望着空出来的巨大战场,以及那势不可挡的万骑军大军,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逃!”

  “打不过!”

  “我们都会被杀死!”

  “逃!”

  “逃啊!!!”

  当第一名士卒尖叫着,惊恐的丢下手中的长枪,恐惧顿时就如同瘟疫一样开始在大军之中蔓延。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传染便了剩下的所有大军,顿时间阵脚都开始了动摇。

  哪怕是阵中的将领接连击杀了数名逃兵,都抑制不住大阵的崩溃,甚至就连他们自己的心中都跟着惊恐了起来。

  金开岩目睹了一切,转头看着仍旧还没有彻底靠拢上来的中路大军,急的目次欲裂,抽刀在手,朝着左右怒斥道:“不准逃,不能逃,大军马上就要合围成功,不能逃!!!”

  但是,周围的士卒此刻已经彻底的破了胆子,士气更是如漏水的气球一般疯狂倾泻,越来越多的士卒丧失了战意,崩溃的转身就开始了逃窜。

  一时间。

  整个左翼大军瞬间就崩溃了开来。

  原本还在抵抗的三万多大军,就如同山崩一样,瞬间破碎了开来,一名名士卒尖叫着转身就逃,彻底的崩溃了大阵阵脚。

  “啊啊啊!!!”金开岩目次欲裂,但是却根本就无力阻止这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左翼大军崩溃。

  但是,他毕竟是一员合格的将领,眼见此刻大势已去,看着仍旧在带领大军疯狂席卷过来的王成,当机立断道:“走。”

  说话间,金开岩就丢下了溃败的大军,带领着中军所部精锐骑兵三千人,绕过了战场,径直朝着中路大军的方向迂回了过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这一走,左翼大军旗帜顿时移动,原本还在坚持的士卒随着他这一走,彻底的失去了主心骨,原本就开始滑落的士气顿时崩溃。

  “逃啊!!!”

  “将军逃走啦!!!”

  “逃!!”

  “将军丢下我们逃啦!!!”

  “快逃啊!!!”

  霎时间,高句丽五万多左翼大军瞬间崩溃,原本密集的大阵,瞬间崩溃如同散沙,再也无力阻挡万骑军的进攻。

  “杀!”

  “杀啊!”

  一直冲杀了四五里的路程,前面的三千名玄甲骑兵的速度才终于是放缓了下来。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从一匹匹战马口中传出,当先的三千匹披甲战马此刻已经是全身如同水洗过了一样,浑身上下的毛发都被汗水所打湿。

  原本势不可挡的冲击之势也在此刻开始消弭了下来。

  “吁!”

  “吁!”

  “吁——”

  一名接着一名万骑军将士勒住了战马,一万人的大军绕过了一个迂回,终于是在战场的边缘停留了下来。

  他们的右翼,一万余名突厥骑兵接过了他们的冲击之势,正在疯狂的追砍高句丽逃散的左翼大军。

  “杀啊!”

  “杀!”

  “啊啦啦啦!!!”

  一名名突厥骑兵口中发出着一阵阵的怪叫,宛如一阵风一样席卷过战场,手中锋利的横刀瞬间刮过一名名逃兵的头颅。https://m.xaanr.com/

  噗呲。

  噗呲。

  崩溃的高句丽左翼大军溃兵根本就无力抵抗突厥骑兵们的追杀,一个个都还在逃亡的时候就被直接斩杀当场,一颗颗满是惊恐和恐惧的头颅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上,残存大军崩溃的朝着高句丽中路大军的方向溃败了开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瞎子爱摆尾的大唐:从小卒到西府赵王

  御兽师?